真不理鱼

所有評論都是我的珍寶!沒有一一回评但每个评论都是真爱!

更文緩慢,易開新坑,文筆渣(๑•́ ₃ •̀๑)

只要文一長就沒半點邏輯orz

哎呀總之是個問題很多的人啊。

謝謝有人喜歡(鞠躬

【巍澜】适应

深夜段子颜色通常都比较鲜明。




赵云澜嘶着气儿,把手探向两人紧密相嵌的部位,就着湿答答的液体摸了摸,而后有些感叹的开口说道:「哎呀,这大小我到现在都还没能适应。」沈巍俯身轻吻赵云澜颊侧,那胡渣细细密密的戳刺在皮肤上,带来一种谜样的满足感。

他垂眸说道:「我适应了就行。」

【叶周】你是我的(3)

只是想炖个无脑肉怎么还能瞎bb那么多呢我orz
ooc严重。

————————————————————

热度大概是从和叶修相贴的双唇开始往外扩散的。

周泽楷痛苦的试图拉回理智,不要沉沦在这荒唐的情欲里,他咬破了嘴唇,然而那些微的铁锈味儿却更加勾起了彼此的兴致。

他是个站在人类社会顶端的菁英alpha,怎能耽溺在被人插入而获得的快感当中呢?那太过淫乱而半点都没有尊严。

那么多的人都在注视着他,渴望着看见所有表现皆是完美而无瑕的一个alpha。

说起来,周泽楷被开发出这么一嗜好还是得赖叶修。

那是一个全然失序的夜晚。

周泽楷喝的像一摊烂泥,双腿夹着叶修不停磨蹭对方下腹,那张平日里冷淡半点波澜也无的俊俏脸孔带着春色,一双乌溜溜的眼眸失了焦距,沉醉在酒意之中迷乱的模样……不起反应不是男人。信息素攻击着彼此,带来一点点刺痛的不适,却并不妨碍两个情欲高涨的alpha干该干的事儿。

两名alpha在同一张床榻上交缠结合,深情的舔拭着彼此身体上多年战争辗转留下的陈旧伤疤,信息素近乎叹息的揉杂在一块儿,周泽楷从未感受过烟味的疏远竟和冰雪的冷冽如此契合,让周泽楷产生一种从未受过这些惨烈伤口折磨的错觉。

那一夜,好似旧伤都好全了似的。

可是同时也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痕迹狠狠勒住周泽楷的脖颈,当他呼吸时就会带来窒息一样的痛苦。

他迷恋被插入的感受。

周泽楷意识到这点时,大概是极度惊恐的。可是令人畏惧的是,他感觉似乎也不全是惊恐。可能还带着点兴奋——或是欣喜。

说不准这样就能和叶修维持关系了呢?

纵然如此扭曲,但近乎执念的爱莫名的填补了周泽楷不安的内心。

他已经望着叶修他背影很久了,一直试图要追上对方的步伐,可是却怎么也追不上。

这是周泽楷天赋的问题吗?

其实并不然吧?

周泽楷既年轻又有热忱,天赋上更是绝佳,一手枪械玩得出神入化,而叶修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少年。即使实力依然强悍,但无可避免的,体力方面大约还是有些减弱。

他不愿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仰就这样倒塌。

不过说实话,周泽楷是真的玩儿不过四大心脏之首的。

四大心脏不是说着玩儿的噢。

这也就是为什么周泽楷的心思被叶修摸的透透的,然后一次又一次的领着周泽楷往自己怀里带。

就像在逗猫儿似的,叶修将撩人的力度掌握得当。

然后就等着猫儿自己落入怀中,慢悠悠将人吃干抹尽。

周泽楷以为自己成了omega,但叶修其实半点手脚都没做。啊,最多就是加了点催情的药物罢了。

那,反应那么剧烈原因又是为何?

不用再多说明,叶修都懂。

又要考试了T_T

【叶周】你是我的(2)

哈哈哈嘿嘿嘿呼呼呼
叶神快上。
abo设定,ooc严重,避雷。

———————————————————

周泽楷是在一阵水声中醒来的。令人难耐、羞耻的噗哧噗哧声在他身后那处响的格外清晰。周泽楷知道叶修是故意的。但他依然甘之如饴,不管叶修递给他的是毒药还是其他什么,他都近乎病态的迷恋。

他们的爱本就是禁忌。

“两个Alpha是没有未来的。”

他们本应互斥。

然而又被彼此深深吸引。

就像一个制作不精细的拼图,原本应该紧密贴合,没有一丝空隙的,但却因为一些小瑕疵,就算再怎么样努力靠近对方……到最后依然会崩解离析。

周泽楷咬着唇压抑着大声哀求的欲望,要是放开了下唇,他一定会控制不住的乞求叶修狠狠进入他,直把他入得失去神智。

他的下唇被蹂躏的渗出了血丝,信息素狂啸着掀起飓风,成了一阵猛烈骇人的暴风雪,而一片纯白之中,还带着一缕血味儿,就像在雪中的一抹嫣红。

艳丽而诱人。

叶修轻笑一声。

「忍不住了?」他捏起周泽楷左胸前的那点嫣红,雪白的肌肤上点缀着一颗犹如樱桃的红果,这画面确实很容易让人失控,更别说那人俊俏的脸蛋上满是欲反抗而不能的煎熬神情,这让叶修欲望更加高涨,他想看到更多的、失序的、癫狂的表情在这人脸上出现。

他平时太过安静,太过平和。

明明心里都是些污浊迷乱的想法,成天就在隐隐期待着有人发现他的期盼,对他做出更加残暴的行为,却又在这样想过之后又厌恶起自己的想法太过不知羞耻,于是就只好在脸上端起架子,好像大家都不知道似的。不过周泽楷的演技着实不错,除了叶修,连江波涛都没察觉半分。

「好吧。你不愿回答,就算了。」叶修轻轻叹了口气,把被周泽楷后方流得一塌糊涂的水弄湿的修长手指抽出,随意的在周泽楷小腹上抹了抹,便要起身离去。

「嗯?」

一只湿答答,虚软无力的手拉住了叶修的衣摆。

「别……别走。」那双湿润的黑眸里满是哀求。

「留下来…………」那惨白龟裂的双唇开阖着吐出只余下气音的字句。

“ 标记我。”

语气是如此的暧昧缱绻。

——tbc——

【叶周】你是我的(1)

脑洞,未完。
并不确定有没有后续。
咳嗯!我流abo,避雷
ooc严重。
耶,在城市边缘开车!

———————————————————

一个少年趴伏在地上急促地喘息着,乌黑的长发被汗液打湿,披散在肩头上,衬得那光滑的肌肤更加白皙。空气中尽是浓郁的Omega信息素气息,那本应凛然不可侵犯的冰雪味道被融成一汪春水,渴求着Alpha的爱抚和占有。

他难以抑遏自身体深处传来的热潮,精致漂亮的脸蛋染上嫣红,那少年呜咽一声,后方又溢出一股透明液体,他恨恨地咬紧下唇,几欲出血。

这可恶的体质。

但他就算被欲望折磨得浑身酸软,却也不能停下来休息片刻。

周泽楷狠狠掐了一把柔嫩的大腿肉,疼痛使他的神智变得清明些许,他撑着墙壁颤巍巍的站起来,往建筑出口走去。

一定要逃掉。

再在这里待下去一定会……一定会被那个人标记的。他不想变成另一个男人脚下的玩物,以前那身为Alpha的骄傲不能就这样被他人践踏,哪怕他现在早已寻不回当年意气风发的模样。

周泽楷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身体剧烈的一抖,那穴中的液体流的更加欢快,汩汩地在地面上聚成一滩。

穴肉蠕动着收缩,空虚感一阵阵袭来,他被情潮折腾到虚脱的双腿根本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周泽楷颓然地跪坐在地上,感受着身后一个强大的Alpha释出的信息素。

那浓烈而炽热的烟味就这样渐渐夺去周泽楷的行动能力。

「逃什么呢?小周。」青年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反正,你明明也不想逃的对吧。」

周泽楷的身体被那人抱起,青年把头埋在周泽楷的颈间深深吸了一口Omega那诱人的信息素,轻轻啮咬着那气味浓厚的腺体,他餍足地轻叹一声。

「你是我的。」

周泽楷恍惚间听见了这句低喃,却并不确定到底是不是那平日裡冷酷残忍的Alpha说的。

他希望这不是错觉,如此,他才能放任自己在这炙热禁锢的怀抱中堕落下去,直至死亡。

——tbc(?——

【叶周】Exchange(3)

呃,我对这个文没有指望了_(:з」∠)_
ooc到炸,慎戳

———————————————————————

兴欣正在训练。

周泽楷局促地坐在叶修的位置上,拿着君莫笑的帐号卡万分纠结。

他深深地吸一口气儿,差点没被烟味呛死。魏琛已经不晓得抽了几包烟了,烟味浓的不行。虽说和叶修在一起那么久,理应习惯,但叶修颇为体贴周泽楷,降低了抽烟的火力,味道比起这般和缓了许多。

周泽楷最喜欢站在叶修后头圈住叶修的腰,仗着身高优势把脸埋在叶修的脖颈那儿,叶修总是会抗议这样会害旁人以为哥是被压的,却也没有挣脱的意思,淡淡的烟味让周泽楷这个没有烟瘾的人欲罢不能。

也许他是对叶修上瘾。

「那啥,老叶你还不赶紧训练?」魏琛弹弹烟灰,吞云吐雾的说道。

周泽楷想到一个好办法,他腼腆的勾起小小笑弧,「我想要换个号。」

「啥?」魏琛被这个“腼腆”吓了一跳,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叶修?腼腆??excuse me???

「神枪手的号。」周泽楷说道,然后就直接拿了一张神枪手的帐号卡。

嗯,那帐号名字叫做“狠狠的太阳”,叶修边想着周泽楷边无意识取的,散发着浓烈的淫邪之气。

「我去叶修你秀个屁恩爱啊!告诉你秀分快知道不知道!」方锐控诉道,就要拿起滑鼠扔向周泽楷。

「坏了,赔钱。」周泽楷一句话就把方锐的攻击堵住,他高傲地瞥了方锐一眼,然后注意力就回到角色身上,操纵着“狠狠的太阳”上窜下跳。

好吧,作者真心不会写打斗,请原谅在下。

周泽楷一从游戏中回神,就又坐立难安了起来,他猜叶修大约在他原本的身体里,但周泽楷没有一个恰当的理由去S市……等等,方锐的提议很不错啊。

「我要去S市一趟。」周泽楷行动力十足,他推开了键盘,就立马拿上钱包往外走。

苏沐橙好似看出了什么,她清澈的眸里带着笑意,捂着嘴对唐柔轻声说道,「诶,总觉着今天的“叶修”不大像叶修啊。」

唐柔一顿,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周泽楷站在轮回的大门口,好不容易迈开步子往里走去。

然后里头就有人三三两两的走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脸面朝自己走来真是种一言难尽的感受。他急忙往前两步,结果居然被自家大本营的楼梯给阴了一把,踉跄着就要摔倒。

不过当然是没有狠狠砸在地面上啦,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抬头一看,自己的脸正深情款款地注视着自己。

卧槽感觉真的好奇葩!

「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也摔了吧!!!我就说不可能只有我一个被这可恨的楼梯绊到嘛,叶修你好蠢哈哈哈!」走在一旁的孙翔一看到这幕就立刻嘲笑起了刚刚差点摔死的周泽楷。

江波涛在一旁无言的扶额,已经不想对孙翔的智商有所指望。他对着叶修的身体说道,「小周你没事吧?」

周泽楷感激的看着他可爱讨喜的副队,摇了摇头。

「江,没事。」叶修把周泽楷的脸扳回来,边深情对视着,边说道。

那双墨色眼眸里都是难掩的笑意。

「哦,那就好。」江波涛说道,孙翔在一旁围观,感觉自己好像了解了什么。

那个画面很是奇异——队长抱着叶修揽得死紧,然后旁边的副队专注地注视看起来莫名娇弱的叶修,却勉强问道队长有事没有……

原来副队暗恋叶修很久了啊!

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可是叶修那么可恶,副队居然还喜欢他?孙翔实在想不透,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江波涛就这样沦陷。

孙翔于是凑到江波涛身边,对他耳语道,「副队啊,叶修这个人人品不行,交托终身的话好歹要找个人品还过的去的是不?赶快放弃这段不会有结果的暗恋吧!」

孙翔语气深切,就像在引领着误入歧途的少年走回正道似的。

如果说之前只是觉得孙翔的智商没有指望了,那江波涛现在就是对孙翔奇葩的脑回路感到绝望。

我们当初到底是存着什么心才会收这个妖孽的?江波涛陷入了懊悔的愁绪之中。

——tbc(?——

【叶周】小☆妖精(2)

作者脑子有坑,别太较真。
ooc到炸裂,慎入
好吧,没问题咱们就出发。
污污污污污污!

———————————————————

周泽楷蹲在自己暂时的住处中,他惊疑地拉开裤头,左看看右看看,才难过的确信身上这胖次并不是自己的。

虽然款式一样,但大小有差。

明显大了好多啊!

周泽楷想着想着,又往哲♂学的方向狂奔而去。

我居然能吞的下这等巨物?!

好的,他开始想像叶修穿上自己那条内裤的状态了。肯定绷得不行吧?

但周泽楷不知道的是,叶修那个没羞没臊的人直接连内裤也没穿,套上长裤,蛰伏的那东西安安静静的,穿上皱巴巴,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的衬衫,便自如地出了房门。

叶修走着走着,突然将手探进怀中,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他化成墨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艳红,盯着那珠子的眼神有种令人畏惧的欲望。

「周泽楷吗……」他兀自低喃,并勾起唇,那霸气侧漏的模样简直帅到让人合不拢腿。

叶修迈步走进人群间,奇异的是,这样存在感极高的人居然就默默隐匿声息,埋没在碌碌人群之中。

周泽楷用法术遮掩住了身形,然后混进一间正发出嗯嗯啊啊还有啪啪啪等哲♂学声响的房子,里头已经站了另一位小妖精,那人如同谦谦君子一般笔直站立,长相清秀,他轻轻摸着下巴,津津有味地看着前方,透彻的眸中却倒映出一对紧密嵌合的男性身躯。

真是太毁三观了。

「江!」周泽楷有些开心的揪住江波涛飘逸的衣角,「我有了!」

江波涛震惊的回神,凝视着周泽楷的俊脸,他错愕的说道:「谁、谁的?」

「叶修。」周泽楷瞇起眼,羞赧的微笑着。

然而江波涛并没有为周泽楷开心。他反而脸色大变,嘴唇微颤的问道:「叶、叶修!?」

江波涛抓着周泽楷的双肩,不停摇晃,晃得周泽楷晕晕呼呼的,他恨铁不成钢的大喊:「你怎么招惹到叶神的呢?!啊啊啊啊完了完了完了……小周你这是作死啊!」

「怎、怎么?」周泽楷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被晃的七零八落。

「他,是我们小妖精的先祖!」江波涛说,「据传他冷酷无情,我们这些小情小爱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必须得要爽到♂极致,他才会勉为其难的现身。现身就算了,一旦你的身体被那人看上,就一辈子离不开他的东西了啊!况且,他是靠吸取小妖精的力量维生的,你没多久就会被掏空!」

「啊……」周泽楷红了脸,江波涛后面两句警告被完全忽视。

他想起了那个内裤的尺寸。

小☆妖精本就迷恋那档事带来的极致愉悦,连周泽楷也不例外,要是这辈子以后都能爽得开开心心,那也还…可以嘛……可惜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不起那晚的事。

若是江波涛知晓周泽楷这一步走岔的想法,一定会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

但这时的周泽楷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那么大叶修,我吃定你啦。

——tbc——

【叶周】小☆妖精

之前的点梗。
小周是个有点闷骚的设定(极度ooc慎入
非原著向哦
叶神是什么妖精呢是什么呢w
会不会被pb啊

———————————————————

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

他呆呆望着眼前明显睡的很熟的青年,一时想不出个恰当的解释。

毕竟两人浑身赤裸,对方的一条腿卡在自己胯间,两具年轻、充满活力的肉体没有任何阻隔的接触,有意无意的摩擦带来了奇异的酥麻感,早上本来就容易精神起来的那处也忍不住颤巍巍地半立起来,而对方另一条腿则在周泽楷的左腿外侧轻轻磨蹭。

到底是咋回事儿??!!

然后周泽楷后知后觉的想起——啊,我该先去穿衣服才对。

他努力地想要摆脱这个近乎箝制的怀抱,却发现腰软的使不上力,这样如同上岸的鱼一般的动弹只会助长难以言明的欲望,在不小心擦过对方火热硬挺的地方的时候,周泽楷瞬间了解了什么,虽然全身上下都很清爽,但,这情况一定是他……被这样那样过了对吧!?

好像一切都合理了起来。

周泽楷暗自窃喜。

他终于成功了。

嗯,要问为啥一个帅哥在早上起床发现自己被人这样那样过后还能暗自窃喜的,不是暗恋那个人就大概是脑袋有洞。

但周泽楷不属于这两者之一,他甚至压根就不认识那个人。只是因为男性元阳利於己身的修炼。

没错,周泽楷是个小妖精。

一个代表了世界上的大和谐的究极☆小妖精。

一切在那档子事中得到的愉悦满足全是这一族的小妖精给予的。

但是,明明是这样神奇而伟大的妖精,周泽楷却从未尝过真真正正的一次。

他喜孜孜地正打算回味时,虽然脸上表情还是一样的冷清淡然,他才发现,对于昨晚,他一无所知。

真是奇哉怪也。周泽楷忍不住咕哝着想。

不过,现在要紧的是摆脱这个暧昧的姿势。

周泽楷弹了个响指,不用担心,他身上的青年并没有化成灰,但是周泽楷本人已经站在了床边,而青年怀中换成紧抱着一个大枕头。

周泽楷连忙去摸他的衣物,明显亂了心緒的他随便套上,看着因为昨夜的激烈而落在半路,搓揉成团的衣服,他无奈的扶额。

他有些好奇的捞起对方的钱包确认和自己共度春宵的人到底是谁——

“ 叶修 ”俩字印在了驾驶证上。

周泽楷蹙起眉头,总觉着有些不对劲,可又不知到底是哪儿不对,只得扶着腰一步一颤的離開了房间。

他没注意到,床上状似睡熟的青年微微睁开眼眸,一双艳丽的红眸带着丝促狭,又有着强烈的餍足。

别想逃了,小妖精。

——tbc(?——

突然发情是个什么概念hhhhhh
太好玩啦(◐∇◐*)
有人要看嘛
但交换衣服……哦我好像懂了些什么(突然猥琐